公司快讯

7年留学路波折重重 教育规划还需回归理性

发布时间:2014-07-25 16:55:22
外联出国致力于解决新侨民子女求学、就业问题,为他们提供学业辅导、留学申请、职业规划等菁英教育“一对一”私人服务,在业内享有盛誉。
正值7月毕业季,亦是一年中,学生渴望海外求学的高峰期,近几周外联出国教育规划专家接待了大量的客户咨询。海外留学热潮也吸引到媒体的关注,新闻晨报记者在同外联教育专家了解相关情况时获悉了一个关于7年留学路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为了表达对外联出国教育专家专业服务的肯定与感谢,不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而且也希望通过报道她的经历带给国内一心想送孩子出国留学的家长们启示:不要盲目 “逼”着孩子到国外,应视孩子适应能力强弱及时调整方向,寻求最适合的教育方式,这也是理性规划的表现。
\

【以下转载自新闻晨报】

7年前,毕业于上海某知名高中理科班的杨云(化名)开始了自己周折的留学之路:先是考取美国一所排名前50的大学,但只读了一年就因不适应而退学。随后,她又被送到澳洲攻读商科,可这次也仅是待了一年多就再次回国。如今7年过去了,已经在沪上一所高校读大二的她并未死心,而是又一次准备踏上赴美留学之路。

对于杨云这种“有些极端”的案例,专家提醒,青少年学生身心不够成熟,一下子被置于完全陌生和自由的环境中,很容易不适应,带来的损失可能一生都无法弥补。

第一次留学 憧憬的留学生活并不如意

2007年,正读高三的杨云总体成绩可圈可点,物理成绩尤其优秀,唯一对数学不是很感兴趣。临近毕业时,杨云突然有了出国读本科的念头,“既有逃避高考的心理,也觉得在国外能接受更高质量的教育。”

于是,毕业后她花了一年时间提升英语,考托福、SAT等,随后申请了四所不错的美国高校,居然都被录取了,甚至还拿到了其中一所的奖学金。杨云选择了其 中一所排名最靠前的高校,“它是美国排名前50的高校,以理科见长”。而在专业的选择上,她听从了亲戚的建议选择了工程专业,“亲戚认为这个专业就业前景 不错,而且到时也可以帮我介绍工作”。

2008年,杨云来到美国,开始了憧憬中的留学生涯,但现实并不如意。到了学校她才发现,由于事先没做足功课,没能在开学前就上网把课选好,导致一些热门或较容易的课程早已爆满,自己只能硬着头皮选那些对大一新生来说颇有难度的课程。

身在异国,孤立无援。杨云又自幼内向胆小,一直是依靠妈妈做决定、打理生活。在美国的学校里,她上课找不到教室也不敢向旁人问路,只能一间间去找;在社 交上,她是“慢热型”,没有可以交流求助的对象;数学课虽然开始内容浅,但进度很快,老师两三周就把杨云在高中学过的内容都讲完了,接下去的内容是全新 的,这让原本对数学不感兴趣的杨云压力更大了;此外,虽然杨云英语不错,但大量的专业术语让杨云听得云里雾里。

 除了学习上的不适应,杨云在社 交上也颇不如意:有一次,她受邀参加隔壁寝室的派对,因为没有听懂同学的提问,答错了话,引来哄堂大笑,这让她觉得前所未有的尴尬。渐渐地,让杨云不敢去 上课,甚至不想走出宿舍。“那时整个人特别自我封闭,甚至去看过心理医生”。无奈之下,她暑假回国时向父母坦陈心迹。父母很理解女儿的心情,他们提议杨云 休学一学期,或是换一所普通学校。

第二次留学 赴澳改读商科仍不适应

于是,在美国呆了一年的杨云回到上海,读了大半年的高复班。正逢那年课程改革,语文、数学等内容和她之前学的都不一样,因此高考只考上一所二本院校。

此时,家人获悉一家中澳合作办学的机构,宣称在国内读两年,去澳洲读两年,可以拿两国的文凭。于是,杨云在这所学校读了2年,虽然课程含金量不高,外教 水平也一般,但总算在2年后顺利赴澳洲就读商科。这次选专业,妈妈充分尊重了杨云的意愿,“商科比工程学科容易,也适合女生”。

杨云以为这次终于能圆本科留学梦了,但没想到又起波折。

“到了澳洲才知道,之前2年在国内学的都是比较简单的选修课,在澳洲的2年要集中学完相当于3年学时的必修课,难度很高。虽然商科比工程专业容易点,但 阅读量很大,学习压力也不小。”杨云总是进入不了学习状态,再次陷入苦恼。“以前在国内,妈妈也不会总是盯着我读书,我学习挺自觉的,可一出国就没方向 了。”

杨云选择的是在校外合租,但室友比她年长许多,平时各管各,杨云仿佛回到了留学美国时的状态,大多数时间宅在寝室,甚至连咫尺之遥的超市也能不去就不去。

一年后,杨云自感不适应澳洲的留学生活,便又回到了上海。这已是她高中毕业的第7年,高中时最要好的同学这一年已是研究生毕业。

再生留学意 本科毕业后欲移民赴美深造

目前,杨云在上海一所中外合作办学的学校就读商科专业的大二年级。

从澳洲回来时,她一度心灰意冷想先找份工作,可没有本科文凭,几乎找不到好工作,于是选择了一家较正规的学校先读起来。渐渐的,妈妈和杨云都感觉,如今 的杨云经过几年的磨砺已经逐渐独立成熟起来。于是,最近,杨云的妈妈找到出国中介外联出国顾问集团,希望为女儿办理移民,同时希望能够以绿卡的身份方便女 儿申请美国学校完成本科学业。外联出国顾问集团的美国教育顾问陈颖介绍,“按杨云的情况,我建议她还是按照现在就读学校的中外合作方式完成本科的学习”。

杨云最后决定听从建议,继续完成现在就读学校的合作课程,即通过3年在国内学习+1年在美国学习的方案来获得本科文凭,之后以绿卡的身份在美国工作,或者以半工半读的方式继续深造。

【对话】
“是我性格原因,蹉跎7年如今感觉已脱节”

 谈起自己这跌宕起伏的七年,杨云一直很平静。在采访中,记者感觉她坦诚而率真,很明白自己的弱点。她并不抱怨环境,一再解释“这是我自己的原因”;但谈到她的母亲的时候,她却充满了内疚。

晨报:你觉得这7年坎坷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杨云:应该还是我的性格原因,我比较内向胆小。
晨报:这和你的家庭环境有关吗?
杨云:我是个比较安于现状的人,有什么能力就做什么事;但我妈妈觉得人一定要挑战自我,迎难而上。她以前是个很强势的人,从小到大都是她帮我做决定,我 只要安心读书就好。她希望我出国留学,希望我读个就业前景好的专业,希望我留在国外发展,但我觉得不能把这些年的坎坷归咎于她,她的想法很普遍,我觉得还 是因为我不太有主见,又比较依赖别人,其实不适合留学生活。
晨报:在这7年里,妈妈有改变吗?
杨云:有,当我从澳洲回国后,她非常自责。以前很强势,我选学校、选专业都是她主导,但现在平和了很多,会和我一起探讨、共同作出决定,我最感动的是她对我说,只要你过得开心就行,你做什么妈妈都支持。
晨报:你有过希望从事的职业吗?
杨云:小时候我想当科学家,初中还想过当个作家,那时候自己也喜欢写点东西。其实商科也不是我的爱好,但我觉得可以锻炼与人相处的能力。现在我真没想好以后要做什么,已经有点脱节了,蹉跎了7年,有时候真的很迷茫。今后可以干什么,也许会开个小店吧。
晨报:你总说自己内向胆小,有让你觉得自己不一样的时候吗?
杨云:有,我喜欢旅游,最近刚旅游回来。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平时总觉得自己缺少和别人沟通交流,生活阅历少,一有事就惊慌失措,但旅游时会碰到形形色色的人,我却很放松,开朗很多,心情很好,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 专家提醒】
真无法适应留学,孩子回国不丢面子

外联出国美国教育顾问陈颖表示,在她接触过的许多留学生中,确实有不少人在国外会遇到心理、生活习惯、学习上的各种不适应,杨云的经历有些极端,但有代表性。在她看来,要能够迅速适应留学生活,除了一定的物质基础外,还需要满足四个条件:
第一,目的明确,希望得到更适合自己的教育,而非出于逃避心态; 有些父母一厢情愿把孩子送出国,但孩子充满抵触情绪,容易加剧不适应;
第二,具备一定学习能力和语言基础,大多数国外高校都是“宽进严出”,如果语言能力或专业学科成绩较差,都可能成为留学的障碍。
第三,具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包括自理能力和自控能力,有些孩子在国内就没有建立好的学习、生活习惯,过度依赖父母、自我约束力差,一旦没有老师、家长监管,就很容易出现问题。
第四,良好的心理素质,环境的变化会带来学习、生活上的各种磨合,如果抱以内向逃避的态度,不愿意和人交流,会加剧不适应。
她提醒说,家长不要盲目地“逼”着孩子到国外去,因为青少年学生身心不够成熟,一下子被置于完全陌生和自由的环境中,很容易不适应,带来的损失可能一生都无法弥补。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高中生出国留学过程中的不适应其实是种正常现象,“不少孩子孤身一人远赴重洋,都会产生不适应,只不过程度不同 而已”。他表示,遇到这种状况,最忌讳的就是碍于面子不告诉父母或师长,导致问题越来越严重,“其实国外很多高校都有心理咨询室,学校也会提供课程、生活 方面的辅导,如果能学会随时调整自己、多与别人沟通交流、寻求帮助,就能缩短磨合期。”
一旦实在无法适应,回国也是理性的选择。“很多人认为回来很丢面子,这种观念是错误的。”熊丙奇表示,寻求最适合自己的教育方式,及时调整方向,这也是理性规划的表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