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come!美国总动员,76000名医护人员大集结,支援纽约

2020-04-02

美国的新冠病毒疫情正在迅速蔓延,而身处暴风中的纽约,更令人感到焦虑。



640.gif
640-2.gif


3月29日,纽约工作人员开始在中央公园的草坪上支起白色临时帐篷,成为临时呼吸监护科。


纽约州长安德鲁·库默说,预计这些临时呼吸监护科在周二开始运营。


640-9.jpeg


在不断激增的感染数字中,一线的白衣天使带给人们无尽的力量和希望。


3月27号,美国纽约市民众自发在家门口为一线抗疫人员鼓掌,掌声响彻纽约上空,我们能挺住!




当3月20日,感染病例大幅增加后,纽约州长安德鲁·库默呼吁退休的医护人员,包括医生、护士、呼吸治疗师,“回来并加入对抗新冠病毒中。”


库默呼吁在纽约州和全美共享医护人员,请求更多医护人员加入纽约的抗疫前线,等纽约度过疫情的拐点,纽约也会回报其它有需要的地区。

640-10.jpeg640-11.jpeg





就在州长呼吁不到24小时,有1000名退休医生和私人开业医生返回医院,加入对抗新冠的行列。


10天过去了,这一数字一次次被刷新,成千上万的医疗专业人员签约加入纽约的医疗后援队。



640-12.jpeg





截止到 3月29日,包括退休医护人员和医学生在内的志愿者总数已超过76019人。


还有12000名心理健康志愿者为患者和医务人员进行心理咨询服务。


一位医生说,我太感动了,很多跟自己曾经一起工作过的医生护士都回来了,这就是对病毒最大的反击。


纽约市应急管理办公室负责专员赫尔曼·谢弗说:“我们已经与退休医生和护士取得了联系,并将继续推动这一活动。


当我们电话打过去时,听到最多的回复就是:“I will come!”


640-13.jpeg



他说:“超过7万多人已经签约,这是一个大事件,我们可以制造床位并找到设备,但必须要有工作人员,必须要有后援为医院系统中那些加床服务。”


那些已经脱下“战袍”的白衣天使们,义无反顾的加入到拯救纽约,拯救美国的队伍中。


他们当中,有已经退休的医生、护士,医务专业人员,还有医学生。



640-14.jpeg



朱迪思·萨莱诺    


当朱迪思·萨莱诺医学博士得知纽约州卫生部门正在寻找退休医生时,马上电话联系自愿参加,以应对新冠病毒危机,她毫不犹豫的第一时间报了名。


60岁的萨莱诺是纽约医学科学院院长,该学院致力于公共卫生。


她实际上已经从临床实践中退休了,但萨莱诺说,她不认为自己是退休人员,在国家这种特殊时期,任何人都有责任参与。



640-15.jpeg





“当我展望自己所居住的纽约市未来时,我在想,如果我能以某种方式使用我的专业技能,一定对我们的城市有所帮助,我会毫不犹豫的参加。” 她说。


以60岁的年龄投入到新冠一线工作,如果感染病毒,她就是那些罹患疾病的高风险人群。


萨莱诺说:“我觉得我很健康,我会全职投入工作,就算有危险因素,在这种时刻,作为医生不可以退缩,如果需要,我要在一线工作,这对我很重要。”



劳拉·本森    


同样60岁的劳拉·本森于2018年退休,但在纽约大动员的号召中,她再次穿上已经穿了几十年的护士服。


她说:“护士习惯于奉献自己。如果没有足够的人,那就去做。”



640-16.jpeg




在担任退休志愿者的第一天,本森给刚接受过新冠状病毒检测的患者打电话,告诉他们应遵循的指南,以保护自己和他人。


她说,如果有需要,她绝对愿意直接为患有新冠的患者提供帮助。


“我能想到躺在床上的那个人,他的内心在想什么。” “我希望有人照顾他们,如果需要,第一个就会是我。”

简·贝德尔




简·贝德尔退休还不到一个月,她原来计划旅游和探望她的儿子。


但是当病毒大流行来袭,总动员来临时,这位63岁的纽约人立即搁置了计划,毫不犹豫的返回医疗岗位。


640-17.jpeg





贝德尔对危机并不陌生。


她经历过纽约先前发生的紧急卫生事件,包括飓风“艾琳”和热带风暴“桑迪”,军团菌爆发和埃博拉病毒。


贝德尔说:“我已经对自己进行了相当大的风险评估,来面对疫情,这种时刻没有人可以不响应召唤去退缩”。



640-18.jpeg



桑尼·蒙




当马里兰州的桑尼·蒙看到在新冠危机期间需要退休医疗专业人员志愿服务时,她立即签约加入纽约州激增的医疗后援队伍。


这位51岁的曼哈顿内科医生在四年前离开了医学领域,从事医疗保健工作。


但是在听完朋友和以前的同事关于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的总动员消息后,桑尼没有任何犹豫就积极参与其中。


作为一名专门从事临终关怀的医生,她也希望自己的技能可以在重症病人与家人隔离的时候,为重症患者提供最大的帮助。


桑尼说:“这就是我要做的。” “我要给人们带来希望。”




640-6.png



对于许多退休的医疗专业人员来说,他们的第一角色是做后援,从而使年轻的医生有更多的时间去专注于对直接的患者救治。


全美医学院四年级的学生也不甘落后,他们也加入医疗后援预备役大军中,做好了辅助工作的准备。



640-18.jpeg


在这个特殊时期,美国各州的护士和医师助理也被批准可以在纽约前线工作。


不仅如此,全美整形外科医生、皮肤科医生,甚至牙医都已经做好准备,在接受培训后随时支援一线。


全美医疗总动员发动了。





640-5.png



美国这架庞大的机器,虽然开启迟缓,但全力开动后,依然火力十足。


不止医务人员,全美各地志愿者开始自发支援纽约。


3月25日,jetblue捷蓝航空公司开始免费承运各地医疗志愿者前往纽约严重的疫情区支援。




640-20.jpeg





然而在 jetblue 航空公司的官方网站并没有看到他们对此的宣传。


但是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做法还是被纽约州长点名感谢。


安德鲁·库默在Twitter上发表了声明,并表示:“新消息:捷蓝航空为即将前往纽约州的新进医疗志愿者提供免费航班。感谢@JetBlue运送我们需要的重要人员。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



640-21.jpeg



Jetblue 随后回复了这条推特,“表示我们会一直很高兴的服务我们的大众”。



640-22.jpeg




除了医疗总动员,美国全行业开始支援一线人员。



医疗设备




雅培Abbott的快速诊断系统被FDA快速批准。机器只有6磅重,可以用于各种场合。

一滴血,阳性结果5分钟出结果,阴性结果13分钟出来。

一天生产5万台,配合原检测系统,接下来的容量可以一天测试500万人,两天就能把纽约的八百万人口测一遍了。

640-23.jpeg


目前联邦向各地发放了8000个战略储备的呼吸机。政府要求近10个公司大力生产呼吸机,接下来三个月目标生产10万个。

最坏预测纽约需要3万台呼吸机。

Javits临时医院,历时一周建好,周一正式投入使用。



餐饮业

Sweetgreen

沙拉连锁店为其所服务城市(包括纽约)的医院提供免费的新鲜沙拉。

Pizza vs. Pandemic

比萨外送应用 Slice通过定向捐款,购买比萨饼,然后将比萨饼送给医院,诊所。

星巴克

咖啡巨头在5月3日之前在其全球开放店面向疫情一线响应者提供免费咖啡。

640-24.jpeg


优步

Uber Eats承诺向美国和加拿大的急救人员和医护人员捐赠30万份免费餐点。

酒店业




纽约四季酒店

为医生,护士和医务人员提供免费的酒店客房,供其过夜或在两班之间休息。

640-25.jpeg


瑞吉酒店

为非重症患者或医疗人员提供休息。

广场酒店

为非重症患者或医务人员提供便利。

Room Mate Grace Hotel

为护士,医生和医护人员的免费住宿。

爱彼迎Airbnb

这家家庭共享平台发起了一项新的全球计划,为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救援人员和急救人员提供免费或补贴的住房,目标是帮助100,000人。

 

运输业




优步

Uber Health为一线医护人员提供打折服务。

花旗自行车(Citi Bike)

为医疗、保健和医务运输服务人员提供免费的Citi Bike会员资格。

赫兹

汽车租赁公司Hertz于4月30日之前为纽约市的医护人员提供为期一周(长达一个月)的免费车辆租赁服务。


640-7.png



640-8.png




灾难爆发的日子,同世界上其他国家一样,美国人有过恐慌,有过愤怒,很多人都会问一句:为什么是我们?为什么是纽约?


既然灾难已经发生,不论是曾经的中国、现在的美国、意大利还是其他任何国家,那些与疫情病毒争夺时间的普通大众,那些正在与病魔博斗的人们,他们每个人都不该付出生命的代价。


有这么多人为了这个世界,为了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城市,做出努力,尽他们最大的能力保护人民,我们向所有奔赴疫区的人致敬,也为所有默默付出的工作者致敬。


每天,纽约各主要医院门前,人们会自发的为医护人员送上鲜花,以感谢他们的奉献和服务。



640-26.jpeg





针对美国疫情总动员的感人场面,有人写下这句话:


在这次疫情之中,终于明白Making America Great Again并不是政客口中的一句空话,没有强制没有要求,但可以看到每一个人自发的行动,从而意识到国家真正的希望是来自于这个国家的人民。




640-27.jpeg





美国抗役医学总指挥是79岁的托尼医生,就如同中国的钟南山,张文宏医生一样受到大众的尊重。


他因为求实精神,说真话、说实话,博得了美国人的信任,而他的夫人Christine Grady是NIH(国家卫生研究院)生物伦理系的主任,在纽约这次疫情中夫妇双方一起站在了第一线。


640-9.png


今天美国医疗舰“安慰号”如约抵达纽约港,而在7万多支援纽约的志愿者中很多人都签署了DNR,也就说如果不幸被感染病危,他们要求无需抢救,把资源让给更需要的人。


有这样的人民,让身处黑暗中的民众再次看到了力量,纽约会好的。



640-28.jpeg




最近几天,一张乔治亚州医护人员搭机前往疫情“震中”纽约支援的照片引来成千上万美国人的关注,人们转发、点赞,支持这些勇于前往一线抗疫的医务人员。


这些微笑的医护人员在动身飞往纽约拉瓜迪亚机场前,做出“比心”的手势。


网友们在Instagram帖子中写道:“这些勇敢的灵魂战士冒着巨大风险不断前进,不断将他人的需求置于自身之上。


他们无私的牺牲是我们世界这个如此黑暗的时刻里的光明的灯塔,感激和赞美远远不够。”



640-29.jpeg



人类病了,全世界都在行动,每个国家都在互相帮助,这就是人性最光芒的地方。


不要忘记我们的文明就是从互相帮助开始的,困难中帮助别人才是文明的起点。


医者无国界,他们虽然微小却力量巨大,祈祷每一位医护工作人员都平安归来。


640-10.png


大疫之下,人性光辉,没有一条横幅标语,没有一句口号,就是有一个普世价值的理念。


这就是大爱之光!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我们和这个世界,一荣皆荣,一损皆损。


世界是一个整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