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做“备胎”我是认真的,快速拿签证不是梦

2020-09-14

在硅谷生活了5年的软件工程师S正在准备“跑路”。


S是一个典型的硅谷极客:本科毕业留学美国,完成学业后顺利申请到工作,又幸运地抽中H1B,就职过互联网大厂,工作之余也和兄弟们尝试过小型创业项目。


一夜之间,生活渐入佳境的S突然考虑起“跑路”,而这次跑路的目的地,正是加拿大。


也许枫叶国的宿命逃不脱“接盘”两个字。2016年特朗普当选后,2020年初英国正式脱欧后,谷歌“如何移民加拿大”词条搜索量都是一夜之间暴增。


加拿大:做备胎我是认真的,快速拿签证不是梦


7月底开始,人们如果走加州101高速公路从旧金山到圣克拉拉,就很难错过9块广告牌。广告牌上是两个灵魂提问:“如果我的签证被取消了怎么办?”“如果我失去工作和医疗保险怎么办?”,解决方法当然也很简单——联系投放广告的这家加拿大公司。

 640-3.jpeg 

灵魂拷问:签证取消了怎么办?


广告主是总部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家科技公司。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坦言:所有可能无法在美国工作的人,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人才。如果你不能在美国工作,我们希望你考虑一下加拿大。


无独有偶,最近几个月,大批加拿大科技公司马不停蹄地蹭上这趟热点,在社交媒体上隔空喊话,向深受美国签证问题等困扰的科技人才大抛橄榄枝。


加拿大科技公司TopHat创始人Mike Silagadze甚至在推特上表示,失去H-1B签证的人均可获得一次直接面试的机会。

 640-3.png 

实际上,加拿大与美国的科技人才之争并非从今年开始。


地广人稀的加拿大多年以来一直深受劳动力紧缺困扰。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加拿大预计将在2031年面临200万的劳动力缺口,几乎相当于其国内一个大城市的全部劳动人口。因此,对于移民,加拿大政府近年一直保持欢迎的态度——科技人才更是抢手的香饽饽。

 640-4.jpeg 

2013年加拿大政府就在加州101高速上竖起广告牌


2018年,加拿大政府面向科技人才和创业者们的联邦创业项目(Start up visa program)转为永久性项目,申请速度快,要求低(特别是对于一贯拖拉的枫叶国办事员来说),深受投资人和创业者欢迎。

 640-4.png 


同时,一些从硅谷腹地成长起来的科技巨头也越来越看中加拿大这块“宝地”。谷歌、脸书、亚马逊、推特等公司都在加拿大的几个重要城市设立了研发中心或分公司。


吸引这些公司的,是相同的工作语言、近似的文化、几乎无时差的工作时间,以及仅有旧金山一半的员工薪水。相应地,它们的出现也在一定程度上为这些城市带来了更多科技人才。


大公司入驻、加拿大国内创业势力兴起,为多伦多带来了超过8万个工作岗位,使其在2019年一跃成为北美增长最快的科技市场,增速甚至超过纽约;渥太华、蒙特利尔等主要城市也表现出色。


随着创业精神的酝酿,多伦多创业者社区Tech Toronto现在估计,仅该市就有2500到4100家活跃的科技创业公司。


6月,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北美最大的科技大会之一Collision Tech Conference上表示,他“和美国总统的意见有点不同”,加拿大将持续欢迎移民尤其是科技移民的到来,在140个国家的3万多名观众面前一通输出,正式表达了官方立场。


在疫情和美国政策的催化下,一些媒体甚至发文预测,加拿大将在这场人才争夺战中打败美国,硅谷将“荣光不再”。


 640-5.png 

特鲁多在Collision Tech Conference上夹带私货,为移民政策打广告


甘苦自知,真的是蜜与奶之地?


在社交媒体上,加拿大简直是呆萌般的存在:全面的医疗保险,更融洽的多元文化,所有人都爱say sorry,还有偶尔闪现的高速麋鹿。这诚然是加拿大吸引移民的重要原因,但对于习惯了在加州造浪的人们来说,加拿大有点“冷”。


加拿大的“冷”不仅在于气候,也在于就业环境。尽管劳动力市场存在大量缺口,求职者们仍然感受到“工作机会不多”。这种感觉上的反差来自于劳动力结构的不平衡——一段时间以来,加拿大的职位空缺主要出现在建筑、酒店、运输、农业等传统行业,这些都不是硅谷人“闯关东”的目标。


 640-5.jpeg 

2019年10月数据,美国创企数量倍杀其他国家


而所谓的新兴产业尽管得到不少政策加持,目前仍然处于百业待兴的状态,资源集中在多伦多、温哥华等少数南部城市,短时间内难以迅速升温。


反观硅谷,之所以能吸引全世界的高知人才,得益于长期以来形成的社区氛围。硅谷发家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期,后经一个多世纪的摸索,把握住了晶体管、集成电路、PC、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多个代表性的技术突破,终于形成了企业、技术、资金完美结合的“硅谷生态”。


如今在硅谷,无数创意每天都在擦出新的火花,也有同样多的投资人愿意聆听他们的想法;企业从顶尖高校里招聘人才,同时也有人跳出大厂,自己创业。硅谷自身形成了一个小生态,在充分的内循环中不断成长,以至于向外辐射能量。


需得承认,尽管不少国家和城市喊出口号,要“打造某某地方的硅谷”,但至今仍未有一个地区能撼动硅谷的地位——这背后不仅是政策、资本的堆积,也是时间酝酿的成果。


 640-6.jpeg 


硅谷活跃的企业、技术、资本生态仍然令其他城市和地区难望项背。


有这样一位“全球样板间”邻居,对于尚未建立起完善创投生态的加拿大来说,就像有毒的蜜糖,明知伤身却又难以割舍。


因为有了这位邻居,加拿大企业在本土市场规模有限的情况下,天然地享受到便捷的“出海”福利;同样因为有了这位邻居,出色的初创公司总是更容易被美国企业收购,变成美国公司,给加拿大留下身后的一缕清风,也给想要“北上”寻找发展机会的科技工作者留下满头问号——除了硅谷巨头的加拿大分舵,还有哪家公司值得去?或者,自己创业也是一个不错的好主意呢!